Donna

2017年初在纽约看了一个人五层楼的展览,印象深刻。一进展厅,就觉得一定是同一个人。

很多人都觉得说太简单了,不是她们的菜,我还是中了Agnes的毒。试后便知,画直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摆放和展厅都是Agnes设计,据说一进门正对的是她最喜欢的一幅。顺序随意,倒是可以猜下是哪一幅?

评论